您所在当前位置:首页
> 首页 > 对外宣传 > 旅游武冈 > 旅游服务 > 旅游百事通 > 游在武冈

我初到武冈的那天晚上,朋友邀我夜游武冈城

武冈政府网 www.wugang.gov.cn 发布日期:2012-11-13 【 字体:   

资水沿岸城镇的格局大致相同——独武冈市不同。

我初到武冈的那天晚上,朋友邀我夜游武冈城。

于灯火阑珊中穿过金碧辉煌的皇城门,古老的街道两边,灯火下摆着许多吃食的小摊。抬头一看,一眼瞥见孔庙古老的飞檐,在孔庙殿前有一株晋代的古银杏,系陶渊明祖父陶侃手植。

有护城河穿街而过,往前走便是穿越资水的梯云桥,桥头有桥头亭,红栏金瓦,全是古典式建筑。那天晚上我在街上似乎没有看见汽车,灯影绰绰下,我产生了一种错觉,仿佛回到了明代岷王的皇城,好像回到更为古老的两千年以前的都梁侯国。穿街而过的护城河上有五座桥,系明代建筑。桥上是一古建筑观音阁.偌大的庙宇建在潺潺流水之上。武冈的皇城气氛不只是街道的格局,古建筑的皇城风格,以及那些古桥古殿古井古阁,让我感受武冈皇城气象的更确切地说是在饮食上。晚餐桌上那只黄澄澄油亮鲜嫩的烤铜鹅是武冈的头一道名菜。果然名不虚传,足以与京城的烤鸭媲美,一南一北,一鹅一鸭,同样是皇城中的饮食。看来一个地方的饮食与历史文化密切相关。一个地方有许多好东西吃,我从心理上感觉这个地方的亲切。

资水流域的人都兴吃米粉,我仅在新宁和隆回小沙江吃过米线。长沙城中益阳城中都有一两家老牌子的米粉店。那些粉店我都吃过,程序大致相同,熬骨头做汤,讲究一点也只是单独炒码而已。然而武冈人吃米粉,令我大吃一惊,武冈人居然会把一碗简单的米粉弄得如此复杂,这不由人不佩服。武冈的粉不煮,只烫,不只烫一次,是烫三次,一次用开水二次是用汤。烫一次滗去汤,如此反复。外行人看来仿佛是多此一举,殊不知这样做是把汤里的味不断地渗进粉里。武冈的米粉每一份单独炒码,是现切现炒,炒码的内容极多,有猪肝、肚片、牛肉各种,佐料有香菇、云耳、辣酱、腐乳汤的以及各种叫不出名来的佐料大约十多种。依我看武冈人下一碗粉比长沙人下一碗粉要多好几道程序,如此精工细作出来的粉,能不好吃吗?

除却省会长沙,湖南人真正讲究吃的还数武冈人。当然,长沙人一旦吃过武冈烤铜鹅及米粉,也会自叹不如,不好再称里手。

武冈城好吃的不只烤鹅和米粉,卤菜也很有名,不论是猪肚猪蹄乃至猪耳朵猪尾巴,一律把它们卤制得黄灿灿香喷喷。卤菜都用小车推了,玻璃罩子罩着,很干净,看了那些东西总觉得很勾人。

我想现在的城市,一式水泥街水泥路,一样的广告牌和霓虹灯,连饮食也大同小异,到处是肯德基和麦当劳。此城和彼城都在渗透和互相融化,无非是那些大同小异的毫无特色的食品。武冈这地方有不同于别处的吃食,这就很不容易,记得那天晚餐我还吃到了阴米粑和炒姜苗,这也是我从前没有吃过的。

武冈地方这么好,难怪武冈人爱家乡。听说武冈籍作家鲁之洛读郭沫若的《洪波曲》,郭在《洪波曲》中提及长沙的凉薯如何好吃,鲁之洛读后颇为不服。他以为:长沙的凉薯怎能比得武冈的凉薯呢?据说当年鲁之洛还给郭沫若寄去武冈凉薯数枚,并附一信,请郭老回答:凉薯究竟是哪一处的好?此事在湖南文坛流传甚广。

离开武冈的那天晚上,我坐三轮车去逛武冈的河街。从北岸卖木材的沿河码头街到南岸的梯云路,走了一圈。走到梯云路的尽头,一眼看见了资水,顿时使我想起益阳街尽头青龙洲的那一处河滩。千百年来是这一条资水,这惟一快捷的水上通道,沟通了沿岸各地,形成一种流域文化,由于这种文化的浸染,陌生而遥远的武冈城对于我这个益阳人来说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。因为下雨,我们没去成云山。我希望有机会再去武冈。当然也惦记着那里的烤铜鹅。

 



【责编:系统管理员】 【撰稿:佚名】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分享到:

返回顶部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